玄德故事08 《曲高》

玄徳故事

1984年12月1日。这一天的日子可以确切地知道,因为《语言学论丛》第14辑桥本万太郎先生的文章《古代汉语声调调值构拟的尝试及其涵义》的后记里记录了。那天他来北京大学做了上面的学术报告,听报告的人来自北京的四面八方。人很多,坐了满满一大教室。他说汉语声调的发展有5 个波浪,福建省的闽语是第5 波。因为在中国没有人研究声调调值史,报告后是一片寂静,没有人发表评论或者质疑。过了好一阵,终于有了一位发言者,他说,声调很容易变化,所以很难有什么规律。再有一位发言的,就干脆上基础课了:汉语有四个声调,第一声也叫阴平,第二声也叫阳平…比如“法”字,在“没法儿”里念第一声,在“没法子”里念第二声,在“法律”里念第三声,在“法国”里念第四声。桥本先生很沮丧,他脱口而出,我不会讲演,如果让王士元来讲,一定受欢迎。本次讲演与王士元(美国加州大学教授,口才极好)并没有什么关系,他忽然冒出这么一句,可见沮丧之甚。桥本先生的学问是阳春白雪,正所谓曲高和寡。一个真正的学者是孤独的。

コメン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