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德故事07 《评价》

玄徳故事

儿子小时候常常拿谜语让我猜,猜中了就大叫“爸爸真聪明!”大人被小孩子夸聪明,实在是难为情。有时候我就说“爸爸早知道”。看着儿子扫兴的样子,不忍心,有时候就又装着费劲的样子,尽量让他高兴。其实猜东西本来都要受到环境的暗示和知识储备的制约,人不能完全脱离这些触媒去凭空猜测。中国古代有平上去入四声,入声到了现代分散在不同的声调里。分散有什么规律呢?这就成了著名难题。人人都想猜测一把以检验自己的才华。早逝的天才白涤洲说,不送气声母(如b,d,g)归一声,送气(如p,t,k)归四声。曾经的燕京大学校长陆志韦说,送气归一声,不送气分归两声。最好的成绩当然是东京大学的平山久雄先生。他不是从语音上找规律,而是从语法上找原因。当我把这成绩告诉五十年代的北京神童,后来中国计算语言学的带头人马希文时,他感慨地说:“我从各个角度做了统计,可就是没有想到这个方面。”言下表示了由衷的钦佩。可是后来我给一位日语专业的副教授说的时候,他当即喝断:“这有什么呀,他们外国人一天到晚就是名词啦、动词啦,当然一下子就想到了。”呜呼,评价之难也若此。

コメン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