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徳故事02「中药」

玄徳故事
  母亲常年生病。常年生病只能看中医,西医看不起。终于有一天,中医也不治了,跟母亲说,回家多吃点好吃的,准备上路吧。父亲这下慌了,给母亲订了一个月的牛奶。那时候的牛奶是装在酒瓶子里的,每天送来一瓶鲜奶,拿走一个空瓶子。母亲舍不得全都自己喝,三天喝两瓶,匀出一瓶给我们兄妹二人喝。一个月后,母亲竟然奇迹般的身体恢复了。从此以后虽然还继续吃中药,但是把吃药的心放慢了。每次抓回药来,先由我们兄妹俩从中挑可吃的吃。中药是一服四包,每包药里都有甘草做药引子,很甜。还有党参。党参很好吃,苦中带甜,很筋道,嚼着像吃肉。当归虽然名气大,可是很苦,不能吃。所以,我始终把中药定位为物质匮乏时期的营养品。没有糖,甘草是糖;没有蔬菜,各种药材是矿物质的来源。至于人参,当然是很贵重的。很贵重的原因不是因为它药到病除(药里根本就不会开),而是因为它是文物。有钱人家泡酒,放在桌上当摆设,一进门瞥见瓶子之大和内容物之壮,就知道家道殷实的等级。我们这样的穷寒人家,也收藏一点点,装在一个小瓶子里,数家当的时候就拿出来看一看。

コメント